郎咸平
著名经济学家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金融学博士,曾任沃顿商学院、密歇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等方面的研究,公认为公司治理方面的顶级学者。代表著作有《郎咸平讲战略》、《产业链阴谋1 —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产业链阴谋2》、《郎咸平说:公司的秘密》、《郎咸平说:热点的背后》等,并主持多部财经类节目《郎咸平说》、《财经郎眼》、《解码财商》,引起各界轰动。                

养老金改革要让老百姓活得有尊严

2013-5-23

    养老金入市问题现在成为一个不小的话题。不少经济学者和普通大众对养老金投资股市的安全性表示担忧,而证券界人士和股民则认为,高层力挺养老金等长期资金入市乃是双赢举措。我发现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在养老金是否入市的问题上,但是对于养老金存在的问题基本没有发现!
    未来退休生活不容乐观
    按照我们现在的养老金情况来看,我们一旦退休,面临的生活不容乐观。我们先以北京为例,目前北京一个普通家庭一年的生活费是5万元,如果CPI涨幅为3%,20年后要保持像现在这种生活水平的话,一年就需要9万元。假设你离退休还有20年的时间,退休后还要再活20年,那么你需要的养老费用是242万元。按照我们现在养老制度,如果你月薪是4000元,再假设你薪水的涨幅和通胀一样每年涨3%,那退休时你的养老保险金总共也只有37万元,但是你需要242万元,你连这个零头都不够!
    养老金存在三大问题
    我们目前的养老金存在的问题很多,第一是不公平,第二是技术弱,第三是不透明。
    第一,不公平。我们有个8%“就地没收”。企业为员工缴纳工资20%的养老保险,但是对于跨省就业的农民工却只能转走其中的60%,这就相当于说8%的工资被“就地没收”了。另外,低收入者费率高。以北京为例,对于月收入低于1615元的,都按照1615元来计算你要缴纳的养老保险费。其他国家基本都是以个人所得税来补贴一半左右的缴费,也就是让富人多承担。这就是差距!
    第二,技术弱。目前我们竟然都没有一个全国统一的电子信息平台。如果需要跨省转养老金的话,全部要手工操作。先由新的单位或本人向新的工作所在地的社保机构提出转续的书面申请。按照规定,社保机构要在15个工作日内审核申请,发出同意接收函。然后原社保机构要在接到接收函的15个工作日内办好各种手续。最后新工作所在地的社保机构收到从原社保机构转来的保险关系和资金后,15个工作日内办结所有的相关手续。
    2007年深圳共有493.97万人参加了基本养老保险,退保的人数高达83万人,而成功转保的人数只有9672人。也就是说,深圳每一万个参保的人当中就有1680人退保,而每一万个参保人当中成功转保的只有19人,这个比例仅为退保人员的1%。这样问题就出来了,这些转保不成功的人,他们之前缴纳的保险金就没了。当然,转保不成的原因很多。但不管什么原因,只要转保不成功,你之前缴纳的养老保险金统统都不会还给你的。
    第三,不透明。按规定,企业缴纳的20%养老金要纳入社会统筹账户,这意味着我们再也见不到这个钱了。钱去哪了?没有人告诉我们。各省各市没有任何资料披露,因为只有一个总的现金账。它怎么投资,我们也不知道,也没有回报率,干了什么我们也不知道。

    他山之石可以借鉴
    如果我们现在不解决这个养老金问题,那我们这么多退休的父母亲怎么办?所有的担子全部都压在年轻人的身上!这个问题解决不了的话,一个国家都有可能破产。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在这方面我们可以借鉴香港的经验。以香港的大学来说,养老金部分一般是由教授自己出5%的薪水,学校出15%。但是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账户。怎么做投资,你可以自己决定,然后这个机构帮你具体操作。每个月的投资盈亏你都会知道,因为每个月都有账单寄给你,账单会清楚地告诉你,你的退休金还剩多少钱。我建议我们现在最好对整个社保基金做一个天翻地覆的改革,我希望这个改革能够仿效美国、日本、新加坡,还有中国香港的做法,最起码每个人要有一个独立的账户,而且这个钱是不可挪用的,然后让每个老百姓都知道自己存有多少钱。这是一切问题的开始。之后我们再慢慢规范,慢慢管理。也只有这样做才能够像温总理讲的那样,让每个人活得更有尊严
分享到:
(187)
喜欢(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