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
著名经济学家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金融学博士,曾任沃顿商学院、密歇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等方面的研究,公认为公司治理方面的顶级学者。代表著作有《郎咸平讲战略》、《产业链阴谋1 —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产业链阴谋2》、《郎咸平说:公司的秘密》、《郎咸平说:热点的背后》等,并主持多部财经类节目《郎咸平说》、《财经郎眼》、《解码财商》,引起各界轰动。                

是什么打垮了香港制造企业?

2013-5-28

    工资快速上涨让亚洲四小龙的经济走向了不同的发展道路:一条是韩国、中国台湾、新加坡走的路,其实就是和日本一样的道路;另一条就是中国香港走的路。我在《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边缘》一书中曾指出,从一开始,香港就比其他地区幸运,因为从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香港始终有大量从内地偷渡进入的劳动力,这使中国香港一开始的工资上涨压力就没有日本那么大。但是,拥有大好形势的香港却坐失了发展高端制造业的良机。这是为什么?
    60年代,中国香港的纺织工人平均每年工资上涨幅度是5.6%10年下来是之前的2倍左右。但是在日本,社会工资总额累计增长245%,各行业人均现金收入由1.85万日元/月增至4.89万日元/月,名义累计增幅164.3%,远高于日本GDP增长的幅度。各位有没有发现,香港这段时间很像我们过去10年的东部沿海地区,我们东部沿海地区也一直有中西部的廉价富余劳动力补充,所以工资上涨幅度并不大。
    但是这反过来决定了两条道路截然不同的命运。从1965年到1980年,香港的经济命脉都是纺织成衣产业,而机械、造船、电子产业却没有发展起来。与之完全不同的是,韩国、中国台湾及新加坡都像日本一样,由以劳动密集为主的纺织服饰转变为以电机机械设备为主的技术密集工业国家和地区。
    本来香港在20世纪80年代还有机会,但是香港又有了一个独特的优势——工厂可以北迁,就是把自己的制造业基地转移到劳动力成本低廉的广东。有关统计数据显示,1979年到1996年内地引进的外商直接投资里面60%来自香港,而广东省这个比例高达80%1996年港商制造业企业在珠三角直接投资有600多亿港元,40多万家企业,直接雇用了400多万人,而直接为这些企业服务的还有100多万人。我引用这些数据,只是为了说明一个问题,就是港商曾经是多么辉煌,而这种辉煌是今天我们根本看不到的。但是现在,根据香港工业总会的数据,港商在珠三角的企业只有7万家。实际上,珠三角现在比较知名的企业都没香港人什么事儿,比如腾讯、华为、比亚迪。
    那么,是什么打垮了香港企业家?很简单,就是泡沫经济!香港企业因为有内地这个港湾,所以就“不思进取”,直接把工厂转移到内地。与此同时,香港又推行了错误的政策,由此催生了股市泡沫和楼市泡沫。这样,中国香港企业透过制造业积累起来的资本并不像中国台湾那样投入了IT产业,也不像日本、韩国那样投入了半导体产业和造船这些技术密集型产业。等到亚洲金融危机爆发,股市和楼市泡沫崩溃,香港透过出口导向型积累起来的这些财富顷刻间付之东流了。
    有关数据显示,从1991年到1997年这7年间,香港房价和股价的增值一共是7万亿港元,而这恰恰相当于香港在这7年间GDP的总和。也就是说,1997年以前香港所有的财富都被股市和楼市的泡沫吸走了。除了少数在卖空中大赚特赚的投机者,大部分人这么多年的辛苦所得全部化为泡影,整个社会的财富也都付之一炬。社会财富被掏空的结果就是经济陷入长期衰退。
    泡沫经济毁掉的不仅仅是财富,更是创业热情、公众信心和社会基础。因为泡沫经济崩溃之后,中产阶级都沦为事实上的房奴,这样整个经济都由创业经济变为收租经济,经济不管是涨还是不涨,都是拥有土地的少数人借由租金获得越来越多的财富。1997年香港人均收入28000美元、201132000美元,90%的港人生活条件在过去14年里没有得到改善,财富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手中,1%的人占去社会总资产的43%5%的人占去72%
    在这种情况下,善政都会造成一场大洗牌,洗牌的结果就是社会中下层更加苦不堪言。比如中央政府出台了自由行,香港政府默许内地人赴港生子,还有批准内地巨型国有企业赴港上市。自由行毫无疑问是善政,但是在香港却造成了更严重的财富分化,仅仅是2011年自由行就给香港送去了4000万游客,可结果是什么?租金疯狂上涨!图利了谁呢?拥有酒店的老板赚得盆满钵满,但是酒店员工的收入并没有增加多少。而这些既得利益者又绑架了政策,基本不允许拍卖更多的酒店用地,这样就使得他们的租金可以涨得更高,于是本来可以创造就业的机会也就没有了。
     再说内地人赴港生子,这完全是因为在香港的中产阶级被洗劫一空之后连孩子都不敢生了,所以香港政府偷偷修改政策默许内地孕妇赴港生子,可是内地产妇是要付钱的!这本来是繁荣香港医疗服务业的极佳机会,但是当地决策者研究了多年之后还是不批准新的医院用地,最后还荒谬地迁怒于内地。大家都看过那个“蝗虫”广告吧?我要提醒一下各位,报纸在香港都是私有的。那么,究竟是谁有钱投放这种大广告?又是谁在误导民意?在这种现象的背后,谁才是最大的受益者呢?
    最后再说说允许内地企业赴港上市的事情,这个帮香港成为了国际金融中心,当然内地也从中受益,唯独香港老百姓在受难。香港现在的房价就是在既得利益者绑架了土地供应量的情况下,被金融新贵的旺盛需求给推高的。美国市场研究公司发布了最新的全球住房负担报告,在调查的全球325个大城市中,香港房价负担水平已经达到家庭年收入的12.6倍,成为全球房价负担最重的城市。大部分人为六七十平方米的房子一生都要背上沉重的债务。但是,香港有三分之二的可利用土地根本没有被开发。我们都晓得,香港本土既不需要制造业也不需要农业,那为什么没有去开发这些土地呢?答案很明显,就是有一股势力不允许政府去开发。
    但愿,我们能引以为鉴!

分享到:
(194)
喜欢(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