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
著名经济学家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金融学博士,曾任沃顿商学院、密歇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等方面的研究,公认为公司治理方面的顶级学者。代表著作有《郎咸平讲战略》、《产业链阴谋1 —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产业链阴谋2》、《郎咸平说:公司的秘密》、《郎咸平说:热点的背后》等,并主持多部财经类节目《郎咸平说》、《财经郎眼》、《解码财商》,引起各界轰动。                

石油行业要警惕重蹈坑害百姓的美国“加州模式”

2013-5-23

 “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石化集团董事长称国家在民生上每花100块就有中石化3.3元。据称,2012年,中石化每天向国家交税8.8亿,2011年每天上交的超过了10个亿。中石化的利润率为什么这么高?这些高额上缴利润的背后又是否是对“垄断”的另一种诠释?我在《我们的生活为什么这么无奈》一书中剖析了那些石油寡头的高额利润的隐情——既不受道德约束,又游离在法律之外。
    石油领域起码有一个“石化双雄”,中海油也时不时地插上一脚,起码它有几种供应的方向和几个储备的布局。但在天然气领域中石油在天然气领域是一家独大的。在这种一家垄断之下,你会发现整个上下游的强力整合,包括从它批发开始到终端零售,是它一家说了算的,所以说天然气的这种协调更加的困难,比石油还要困难。
    在这方面,我们就重蹈了美国加州的模式。加州的油价是全美国最贵的,比平均值贵百分之三四十。我们用一般的理由来解释的话,比如税收,可能解释不通。到最后我们发现,它们跟我们的昆仑能源是一样的。一家垄断的必然结果,就是提高批发价,逼迫下游零售商涨价,就是这么简单。我们发现加州50%的加油站都是加盟商,只有20%是独立的。什么叫独立呢?就是可以向A公司买石油,也可以向B公司买石油,也就是说,你有选择权。这就会形成一种竞争,有竞争的结果就是价格相对来说会比较低。那什么叫加盟呢?加盟就是捆绑在一起的加油站交给总部一些权利金,然后帮总部卖油。在美国,其他州的加油站60%70%是独立的,加州刚好相反,只有20%是独立的,50%是加盟的,要不是加州政府出台一个法案遏制这种现象再发生的话,就会产生更可怕的后果,就会产生一个垄断的上游,控制着加盟的下游,然后横征暴敛,拉抬价格,坑害老百姓。
    如果说柴油的垄断是中石油、中石化两家和我们加油的人过不去,对付着我们,那这个天然气基本上是中石油一家跟我们过不去了。这次“油荒”的开始主要是中石油和中石化不给2000家民营的加油站供油。过去我们说放开这个民间投资,让大家进入加油这个行业,这个不会对国家经济安全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然后,我们的民营企业就傻乎乎地进来了,开了2000个加油站。这就是一个弹簧门,你一只脚进来以后,“啪”一弹又弹走了。我们有一个重要的口号,说继续放宽民间投资渠道,但现在出现这种状况,成了陷阱了,那我们的民营资本还敢进来吗?就像现在这个样子,你弄加油站,不给你供油,你弄加气站的话,不给你供气,那最后的结果肯定是很惨的。
    对于垄断企业的制约,其实我们在20087月份已经有一个《反垄断法》了,《反垄断法》规定,垄断企业不能利用垄断优势来攫取社会公众的利益。有了《反垄断法》,大家应该很高兴的,对不对?既然你没有道德,那法律总得遵守吧,我们可以拿起《反垄断法》这个武器来保护自己的权益。但是《反垄断法》里又有这样一条,说凡是关系国计民生的企业,不在本法的调节之列。那好了,什么叫关系国计民生?就是说只要我已经在垄断行业了,就叫国计民生了,比如说中石油、中石化,现在我们拿它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它既不受法律的约束,又不受道德的约束。所以说我们要修改这个《反垄断法》,也就是说要重新审查什么叫关系国计民生。这样的话,问题又出来了,是谁在修订?又是人大代表。总不能是中石油、中石化去修订。
    《反垄断法》是一个方面,还有一个方面是要颁布我们国家的《石油储备法》。透过这个法规,你得给这些民营企业真正合法的身份,还有它储油的能力。你看世界范围内现在又一个新的风向标,咱们以前叫藏富于民,现在叫藏油于民,欧美、日韩这些国家整个的民营机构参与储油,而且储油的比例非常高。日本自身的产量仅占石油需求量的0.2%,但是它的石油自给能力,包括自身的石油储备是169天,排世界第一,其中77天都是民间储存。如果它们有日石油、日石化,美石油、美石化,它们成立了这种公司,那我估计它们也加不上柴油了。
      现在,关于油价的问题,我们又有一个济南模式,更有意思了。有很多听证代表说,你要调价的话可以,拿你的审计报表、财务报表来看看,它不给。反正就是说只要顺势调整,比如你价格上涨,它就跟着涨,不需要听证,你看多好啊。以前叫接上级通知,现在说顺势涨价,我们叫顺国际趋势,而且讲都不用讲了,直接调就好了。我最烦这种说法了,这种说法的意思其实就是说,这是符合国际惯例的。这次中石油又说它符合国际惯例。这让我想起之前的ATM机跨行查询费,查一次要收一次钱,银行给出的说法还是符合国际惯例,后来一打听,真的有一个国家实行这个,但只有一个,就是巴基斯坦。各位想想看,如果你不走遍全世界200个左右的国家,你怎么知道巴基斯坦收这个玩意儿呢?所以各位明白我们为此付出多大代价了吧。其实,我们对好多词汇是缺乏反思的,比如说这个国际惯例,基本是反复运用,而且屡试不爽。实在不行,那就是找巴基斯坦去了。
    最后,我要讲的是,我们这个时代叫“被时代”,我们也要“被感谢”我们的石油寡头。
分享到:
(201)
喜欢(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