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
著名经济学家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金融学博士,曾任沃顿商学院、密歇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等方面的研究,公认为公司治理方面的顶级学者。代表著作有《郎咸平讲战略》、《产业链阴谋1 —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产业链阴谋2》、《郎咸平说:公司的秘密》、《郎咸平说:热点的背后》等,并主持多部财经类节目《郎咸平说》、《财经郎眼》、《解码财商》,引起各界轰动。                

“奢侈品消费大国”是如何炼成的?

2013-5-23

 近日,世界奢侈品协会前天发布报告称,2013春节期间一个月,海外奢侈品市场消费总额为162亿美元,其中中国人在境外奢侈品消费累计达85亿美元,相比去年的72亿美元增长了18%。报告称,近春节期间,中国人在境外的消费总额达到85亿美元,其中51%的花费在欧洲,约43.35亿美元;而中国人的消费占到了欧洲奢侈品市场同期销售总量的65%,主要消费目标为名表、皮具、时装、化妆品香水,其中名表消费比重较大。
     中国人的奢侈品消费能力让世人惊叹。而奢侈品在国内外的价格差距也让人有些无法理解。比如同样一个品牌的商品,在中美的价差会如此之大,这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又是谁推高了国内奢饰品价格?
我的新书《财经郎眼07》中深刻解读了国内奢侈品市场快速成长的内在逻辑,以及奢侈品市场快速成长折射出的社会不公平。
     奢侈品是怎样炼成的?
国内外奢侈品价差原因:首先就是我们中国的税制结构问题很大,比如说美国大部分商品的价格里面含的税是很少的,基本上没有。而中国商品价格里面却含有很多税。税本来是跟商品的生产无关的,是我们硬加进去的东西。国外的奢侈品在我们进口的环节要交关税,比如说化妆品香奈儿是40%关税,然后还要交30%的消费税,还有百分之十几的增值税,然后你卖的时候还要交增值税和消费税,还是这么多,这样加起来,我们这边的奢侈品就比美国、法国的要贵,甚至翻一番都不止。
     也就是我们之前算过的,从北京到上海的物流成本要高过从北京到纽约。我们不谈进口的,就谈我们本地的奢侈品吧。比如说茅台酒,这几年的价格猛涨,从2006年的350块钱涨到现在的1950块,但是市场份额并没有扩大。为什么?就因为是这14%的人在喝茅台酒,不管你多贵他都会买。茅台酒厂的整个现金流从2006年的44个亿涨到今天的160个亿,怎么涨的?全部来自于涨价,这个非常可怕的。这个问题就跟你刚刚讲的进口奢侈品有个很大的区别,因为没有关税,它是本地生产的,但是本地生产的奢饰品在四五年之内可以翻这么多番,而且销量一直是稳定的。
     透过这个看出,背后支撑奢侈品的这批人是永远都不缺钱的。这是炫富。其实是节日送礼、公款吃喝的这批人构成了高端白酒最重要的消费群。五粮液涨价就是跟随茅台,名酒都跟随茅台,茅台本来只是酒,酒的主要成分就是水,成本差不多。
    现在“干女儿”的时代也已经到来了。你可别小看这个,这个背后折射的是什么东西呢?是收入差距的问题,是财富过于向少数人集中的问题。好比说吧,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比日本还大吧,假定说日本是全世界最富的国家之一,那好了,现在中国的总收入比日本的总收入还多,而中国只把这个总收入给比日本人还少的那少部分人,那么这少部分人将会是全世界最富的人。现在中国就出现了这种情况。
让我们感到担忧的是,如果这些富人只是为了自己消费,而不是想着如何替社会创造财富的话,那我请问你,中国明天怎么办?因此今天所谓中国奢侈品比美国贵,折射出来的问题不是谁比较贵,而是这少数人这样奢侈性地花费,说明他不再投资,不再去创造社会财富,而只是纯粹地消费、浪费,这让我们很担心。
     根据工信部的最新调研结果显示,中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利润率还不到3%。而这些搞实业的人,在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路上,他们是落伍的,是失败的。失败才做实业。
什么是真正的共同富裕
我们把国民经济看成两个部门,一个是有技术优势的,另一个是服务第一个部门的。那什么叫共同富裕呢?就是一定要从这种高技术、高附加价值的部门富起来,然后让服务业部门来服务他,使得服务业部门也跟着富起来。凡是跟服务、人力资本相关的,我们会比美国便宜很多。
    比如说餐厅服务员、开公交车的、开出租车的、还有保姆等等,我们这些人的工资比别人低得多,你不要以此为傲哦,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是一种社会的病态。我今天想用一个理论来解释,就是诺贝尔奖得主刘易斯的理论,刘易斯模型。理论其实很简单,他把整个国民经济看成两个部门,一个是有技术优势的,创造高附加价值的,比如说微软、苹果公司;另一个是服务类型的人,服务于第一个部门的。那什么叫共同富裕呢?就是一定要从这种高技术、高附加价值的部门先富起来,然后让另外的服务业部门来服务他,使得服务业部门也跟着富起来。举个例子,比如说苹果,它要用多少软件工程师?苹果的APP Store应用软件商店,这个软件谁写的?美国的大学毕业生写的。那我请问你,我们中国有这种大学毕业生吗?我们大学毕业生半夜不睡觉,打电动玩具才是真的。这就是两个国家的差距。
     就是这个水平,这让人感到非常惊讶。美国的这批大学生毕业之后直接到微软、苹果工作,一年赚9万到12万美金,这就是刘易斯所讲的高端技术人才。这些人有钱之后怎么样?要花钱,那谁服务他们呢?就由社会另外一个部门,比如说保姆、餐厅服务员、出租车司机等等来服务他们,这些人服务他们有什么好处呢?提供服务的人所得到的报酬会水涨船高。比如说在苹果展示厅工作的工人,算蓝领吧,你知道他赚多少钱?我们统计了一下,一个小时赚11.63美金,还不算销售提成。也就是说,人家一天赚的,比我们富士康工人一个月赚得还要多。怎么赚这么多?因为在美国,这种蓝领劳动力比较短缺,如果你不给他这么多薪水,那他不干了,他可能就去卖牛仔裤,或者去大学里面修几门课,也变成一个软件工程师,然后去微软、苹果工作,这在美国是比较容易的。所以说,在这样一种背景下,这些蓝领的价值就出来了,高端技术人才赚得钱多,那这些蓝领的薪水自然要水涨船高。到最后你发现,美国的白领跟蓝领之间的薪水差距是不大的。所以在美国做蓝领也是很骄傲的。
分享到:
(237)
喜欢(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