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咸平
著名经济学家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金融学博士,曾任沃顿商学院、密歇根州立大学、俄亥俄州立大学、纽约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教授,现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致力于公司监管、项目融资、直接投资、企业重组、兼并与收购等方面的研究,公认为公司治理方面的顶级学者。代表著作有《郎咸平讲战略》、《产业链阴谋1 —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产业链阴谋2》、《郎咸平说:公司的秘密》、《郎咸平说:热点的背后》等,并主持多部财经类节目《郎咸平说》、《财经郎眼》、《解码财商》,引起各界轰动。                

为何我要为危机重重的中国经济撰书

2013-5-28

注:本文为《中国经营报》记者对我的专访
【咸平式的悲观,已经成为中国经济学界一道独特风景。所以他的新书命名为《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边缘》,并不让人感到意外。面对“危言耸听、故弄玄虚”的质疑,他强调自己只是“要告诉那些‘只要面子不要里子’的国人和官员,今天的中国经济有多危险、多可怕。”在普遍患上“坏消息综合症”的国人中,郎咸平的拥趸也许更多。民众悲观的背后,是对改变的期盼,而郎式的悲观疾呼,此时就具有了提出改革命题的意义。】
  问:你的新书名字叫《中国经济到了最危险的边缘》,中国经济减速已是不争的事实,但“全面”衰退的判断何来?依据是什么?
  郎咸平:我新书的第一章就是回答你这个问题的,国民经济有三大块:消费、进出口和投资。消费别看社会零售总额,我们这个统计没区分政府消费和民间消费,所以只能看细的,比如超市,这是老百姓消费的地方,这些环节消费在下降。同样,我们看类似运动鞋这些日用品都在下降,而进出口方面,用什么数据看都在衰退。以出口大省江苏为例,传统三大出口产业中的光伏、IT都下降得非常厉害。
  其实,中国经济的增长主力也不是靠消费和进出口,而是投资,特别是固定资产投资。但是没有消费持续支持的投资只是制造新的产能过剩,结果带来更大的经济萧条。固定资产除了房地产,就是工业投资。房地产浪费了本来应该投在制造业和智慧产业的钱,本来就是无本之木。工业投资比如高铁最终还是政府买单,但是政府并不创造财富,政府投资最终要纳税人买单。这些还是长期问题,而短期问题更尖锐,经济增长靠投资,投资靠银行信贷。可是,银行还能继续天量放贷吗?细观国有银行,仅仅铁道部就让几家银行破了15%的红线。更重要的是,银行还敢天量放贷吗?过去几年货币发行量已经翻了一番,通胀压力也就才刚刚控制住。
问:通过书中触目惊心的数据,不难发现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几乎全部陷入瘫痪。但一般认为,中国GDP增幅不能低于7%,否则原本就存在的结构性矛盾可能会突然集中暴发;CPI下降至4%以下,但最好也不能低于1.5%,否则就是过度紧缩迹象;登记失业率维持在4.5%左右。从这些基本数据来看,似乎还不算太糟?
郎咸平:你还敢看登记失业率?我觉得你非常幽默。美的小天鹅的制造业环节一下裁员3万,雅戈尔的服装业务、比亚迪的IT代工业务,都在裁员,江苏是光伏大省,可货发到意大利,就堆在码头上。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不行了,今年前5月都是负数。
如果经济就是下降,然后通缩、失业,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明明知道经济在下降,但是现在刺激经济的方法只会制造更大的产能过剩和新一轮通货膨胀。刺激经济,会带来通胀;压制通胀,经济就会萧条。
在书里,我着重列出了亚洲四小龙的经济发展历程,尤其日本30年大萧条,得出一个更加不幸的结论,就是一开始,以通胀为代价还能换来经济的一时虚荣增长,但是随着刺激越来越多,刺激的效果也越来越弱。最后,除了背负永远无法偿付的天量国债,经济刺激基本没有任何效果。这也是我书中最后所说的,“单靠经济改革已经无法完成改革的使命,我们需要以社会公平和遏制腐败为目标,重新构思整个经济改革的总体目标。”
问:有人认为实业萎缩导致有效信贷需求不足,也有人认为这是银行舆论制造出来的信贷需求不足,因为对银行来说,并非贷款越多赚钱越多,而是信贷资源越紧张越好赚钱。而您在书中重点提出的观点是,中国银行业的深层危机是管理粗放、模式畸形,应该如何理解?
郎咸平:金融问题的根源是不让民资办银行,不让市场决定利率。银行的稳定利差来源于国家规定的存贷款利率,但是这个利率对自己有利的就执行,对自己不利就想办法规避。比如银行绝对不会主动提高存款利率,但他自己放高利贷。
举例来说,2011年中央收紧银根,企业贷不到钱,怎么办呢?第一步,A先生通过高息回报的方式让B先生到温州的银行开户存钱,A开出来的利息是10%,假如银行利率是3.5%,剩下的6.5%A先生付给B先生。第二步,A先生要和银行搞好关系。由于存款增加银行的贷款额度也会相应增加,银行在收到B先生的存款后必须将这些贷款放给A先生的客户,否则A先生会找其他银行合作。第三步,A先生的客户从银行拿到贷款,但他支付的利息不是根据银行的官方利率,而是他和A先生约好的利率,可能是20%。这其中的利润由银行和A先生分享。
既然赚钱这么容易,有些银行抛开A先生自己也放高利贷。按照国家规定,银行自己不能随意提高利率,那怎么办?银行在放贷的时候就和客户私底下约定,我可以给你贷款,但是你必须把这笔贷款存到我指定的银行。等你需要用钱了,再用这笔存款做担保,重新贷款。这样,银行轻轻松松就赚到了双倍的利率,另外还可能要给银行办事人员一大笔好处费。明明是银行不愿意放款给民营企业,哪来的需求不足呢?

分享到:
(204)
喜欢(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