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亚南
日本经营管理专家

日本东京大学大学院经济学研究科博士和复旦大学历史系学士。曾任日本财团法人运输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日本企业咨询株式会社部长,德隆集团中企东方资产管理公司行业研究中心副总经理,上海上东投资管理公司总经理,瑞穗投资咨询(上海)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现任上海凯鑫森产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出版书籍有《谁能拯救日本个体社会的启示》《中国产业指引2006》《长江流域的发展战略》(日文)等,在日本和中国长期从事企业咨询和企业并购工作,对中日之问的企业并购用力最深,颇有建树

电影《白鹿原》的折戟与左右记账法的崛起从《记账的规律》说起

2013-5-23

朋友最近送来一份《财会的规律》的书稿,这是两本《记账的规律》(企业版、家庭版)的姊妹篇。我虽说并不是学会计的,可翻看书稿,却引出一番想法。
  电影《白鹿原》最后时刻入围柏林电影节,这本身恐怕就是对其最好的奖项了,因为这种想方设法装点中国往事来迎合西方人的喜好已经吃不开了,大导演张艺谋的实践早已证明了这点。虽说越是民族的东西就越是具有国际性,但是你的叙述最起码要让本民族的人看得懂。虽然电影的场面恢弘,你有钱可以做到,但是人家还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把摄影奖颁给了掌镜的德国人。如果还想捧金熊的话,王全安导演不妨从小说第三十四章入手改编,或许以彻底的反体制电影赢得西方的亲睐。不过,一个电影搞几个版本,虽然是不得已,但是那绝不是可以打动的人的理由。还是回来找到自信的属于自己的叙述语言吧。
  但是,找到一种属于自己属于世界的语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比如,就拿记账来说,似乎谁都会的事,但事实上很多人化了很多时间也没有弄明白一些皮毛。记账很早就有,对大家来说流水账是比较熟悉的,鲁迅先生的“把古久先生的陈年流水簿子踹了一脚”,大概就是那种东西。但是在实际应用中,人们就会发现流水账不够用了,开始出现各种分类记账的方法。我们现在同行的借贷记账法竟然还是最近才被国家规定的,那是在1997发布了《事业单位会计准则》之后的事了。
  不过,借贷记账法本身却是有很长历史的。可以追溯到中世纪资金威尼斯钱商的per、a记帐法。天才学者卢卡?帕乔利洞察到per、 a记帐法的精神实质,他认为只要将钱商核算的货币进一步抽象为资金,这种记帐法就适用于对任何会计主体的经济活动的核算。在他1494年所著的《算术?几何?比与比例概要》中,卢卡?帕乔利完整地展示了将钱商的per、a记帐法推广到所有行业的所有业务核算中的想法,他用意大利语的debito(债务)和credito(债权)分别取代了方言的per 和a,为推广普及打下了基础。
  果然,这种debito、credito记帐法首先风行意大利,随后风行欧洲,进而传播至世界各地,成为我们现在常用的一种记账法。日本启蒙家福泽渝吉用“借”与“貸”来翻译这种记账法,不过这样的翻译,连per和a所能表达的货币的去来的初衷都反映不出来了,然而中国的会计界却沿用了这样一大倒退的翻译。结果在实际的使用中为了回避使用相同意义的字做相反方向的资金运动的记帐符号,所以把“借”与“贷”诠释成单纯的符号,不能不说是中国会计人的不得已,也是中国会计人的一个百年悲哀。有关这种翻译的准确与否,在中国也争论了几十年,但是这个问题真的只是翻译词汇的问题吗?
  实际上借贷记账法的最大问题是记账符号和日常概念非直接对应而使使用者难学难懂,并且容易出错。但是,记账的最低要求就是不能出错。
  几年前独立研究学者汪致正指出“借/贷”应当改为“左/右”。也在同一时期,厦门大学的汪一凡教授提出“中国流复式簿记方案”。其外在特点是改用“左/右”为记账符号,可简称为左右记账法。
  所谓“中国流复式簿记”,实质是将原有的增减思想作为复式簿记之魂,有助于轻松判断业务所涉及账户金额的增减,加上左右配合,运用助记口诀或左手定则,下意识地快速确定记账方向。左右记账法是记账符号和日常概念自然对应的对称记账法。由于自然对应,因此易学易懂;同时由于与借贷记账法在对称方面完全一致,因此在会计实务中,从记账到检验,所有操作方法和步骤与借贷记账法完全一致。
  左右记账法也是一种记账的语言,这种语言没有刻意去迎合什么人的喜好。与电影《白鹿原》要刻意迎合某些喜好不同的是,这种左右记账法顺乎自然,合乎习惯,应该拥有崛起的基础。
  如果你想知道左右记账法是怎么一回事,花一两小时翻看一下《记账的规律》(家庭版、企业版),一切都一目了然。
  顺便说一句,老板们要想知道如何看财务报表,请静候《财会的规律》出版。
分享到:
(265)
喜欢(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