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慎之
关系心理学专家

心理治疗师、国际危机干预指导师、广东心理咨询师专业委员会委员。从事心理咨询行业长达10余年,具有相当丰富的咨询实践经验。曾应邀为中山大学、华南师范大学、暨南大学、广州工业大学等华南地区著名高等院校心理大讲堂心理专家,成功举办过百余场次各类工作坊及心理专业课程培训,为中国石化、中国移动、新浪网、广州市天河区工商局等多家企事业单位进行管理培训及提供EAP服务。为《时尚健康》《南方都市报》《婚姻与家庭》等杂志报纸专栏撰稿,还多次上各地卫视的心理访谈节目,代表著作有《焦虑自助》、《婚姻黑洞》等。

恐婚,到底在恐什么?

2013-5-28

心还很野,担心无法对婚姻负责

  31岁的黄家俊,长得细皮嫩肉的,是一个标准的“小白脸”型帅哥。他的脸能骗人,尽管已经31岁了,却感觉像个大学毕业没多久的大男孩,很多不熟悉他的人争着要给他介绍女朋友。而熟悉黄家俊的朋友都清楚,他可是个情场老手呢,根本不用担心没有女朋友!

“我认识黄家俊四年,看他换过5个女朋友,在他那辆宝莱轿车驾驶位右边坐着的,经常是一张陌生的新面孔。”朋友们说,每次聚会,大伙常笑着跟他打招呼:“今天,你换了吗?”

每当这时,黄家俊总是有点腼腆,时间久了,也就学会了大大咧咧地应对一句“没换没换”或者“换了换了”,引来大家一阵“切”或者“哇”的感叹。

男人过了30,就像女人过了25,家里对结婚一事就开始催得紧了。可是,面对老妈的长吁短叹,黄家俊总是以“男儿事业为重”为由搪塞过去。其实他是觉得自己的心还很野,担心进入婚姻后责任心不强,会对双方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也曾有一个女孩让他特别心动的,甚至下了决心要彻底把心收回来跟她走人婚姻的殿堂,可是,他终于还是选择了放弃,因为那个女孩真的太好了,他根本无法想象自己将来万一真的做出了对不起她的事情,自己要如何才能原谅自己。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的感情总是无法专一,就像我的工作一样,每隔一段时间,就负责销售不同的车型,当时会对这款车喜爱得要命,但当那股新鲜劲过去之后,即使天天对着它,也唤不起什么热情了……”家俊说,“婚总是要结的,但不是现在,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吧,等我确信自己可以做一个负责任的男人的时候。”

点评:胡慎之老师

恐婚?不,是不婚。

婚姻不光是情感,更有责任以及标签式的婚姻道德。黄先生很显然不愿意承担那些责任,当然,也可以在不违背道德的基础上尝试不同的女性。

  现代婚姻,特别是对于自我照顾能力比较强的精英人群来说,婚姻给自己带去的好处,有时候并没有那么多,所以,经常听到一个词“逼婚”。而经济发展,价值观多元,以及生活状态的多样选择,包括人际网络越来越发达,这都将让这个社会进去“婚与不婚”的思考,他们在想:我为什么要结婚。

  婚姻也是资源的整合,在一个合法合理的情况下,进行资源的互相交换。而加入一个人的资源到了大多数人无法与之匹配的情况下,那婚姻的资源整合的功能就失去了。之前古话: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有多少人渴望用婚姻去改变自己的生活呢?这也造成婚姻的功利性,当然,也会让很多人害怕对方带着功利的目的。而恋爱,同居,这样的功利就会被规避,谁愿意被“欺骗”,特别是情感的欺骗呢?

  婚姻的另一个基本功能:合法“性交”与在一起。话难听,但也说出了一部分人的心声。性能量需要有个稳定和持续的释放,但又需要“道德”释放的环境下,选择婚姻也是必然。而相依相恋的感觉,也想着能够长久相伴,也需要婚姻。而现代社会,同居都是可以被接受的,当同居能够实现这两个功能,很多人就会选择这样的方式。

  婚姻功能还有一个,繁衍的物理空间与人际空间。许多人因为想有生命得延续,所以选择婚姻,所谓“奉子成婚”。而几十年前,孩子对于父母的意义和现在代表的意义不同。那时候,孩子更是父母的保障,所以为什么重男轻女。而现在,孩子出生,意味着要去给予好的照顾,好的教育,更多时间的陪伴,在生命延续的满足中,也要承担很大的压力。结婚后生孩子,又似乎是约定成俗的事情,假如有些人并不不是很喜欢孩子,那婚后经常被人问什么时候生孩子,也是很有压力的,总不能回答:我不喜欢孩子吧!

  上面的许多不婚动机,都是很难见光的,最起码,敢于承认是需要勇气的。最好的解决方式,似乎就是:我没准备好结婚。甚至还可以自恋一把:我怕不能负担婚姻责任,所以不结。弄得好像自己还是个为对方为别人考虑的“好人”。

分享到:
(245)
喜欢(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