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生祥
国际精算师

美国冈查加大学金融博士,现任澳大利亚华人金融专家协会理事长、澳大利亚精算师协会荣誉主席、澳大利亚联邦储备银行下属的信用研究所名誉主任,研究员。曾任湖北国际招商股份有限公司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2009年喜获第六届十大中华经济英才” 奖,信用经济学创始人,出版编著的书籍《信用学概论》《信用银行学》《信用会计学》《信用技术原理》《信用信息对称学》《信用文化学》《信用制度学:与法律》《信用制度学:与知识产权》《信用交易学:与知识产权》《信用企业》《信用案例:事迹》《信用案例:设计》《信用市场学》《信用行为学》《信用心理学》等教材,他的论点对中国宏观经济决策有很大的影响。

中朝暧昧最后买单的会是中国

2013-5-23

20111217日金正日逝世以来,从不多的北朝鲜电视转播画面所透露的信息来看,我对这个国家上下肃穆的紧张,不单感到神秘让人风声鹤唳,更重要的是对这个长期与世隔绝,其胸中到底想什么,感到有几分不安,总觉得他们的先军政治没有那么简单?难道就只是针对美国?或者韩国与日本?

在今天这个资讯时代,无论是萨达姆、还是卡扎菲,他们可能成功地控制了很多人的躯体,但是很少能完全控制人们的思想。

北朝鲜那种强大的控制力背后到底靠的是什么?难道就没有别的野心?

一、北朝鲜可能的战略选择

尽管我们无从得知北朝鲜的核心战略秘密,但是我们可以大致分析下他们可能的战略选择。

第一种是保持现状,最大的可能还是继续孤立,但是维护的是金家王朝的统治,维持这种孤立,对外靠核武,对内靠先军政治,二者合二为一,的确对于北朝鲜是维持现状的最好工具,但是靠核武,一方面要中国承担责任,另一方面核武对中国是最大的威胁。

对中国这种大单小单都要中国买的模式不是好模式。

第二种是改革开放,金家王朝退半步,但是对于全体国民却是有利的,对于中国和半岛、世界和平也是较为有利的。

但选择改革开放,南北选择统一最大的障碍是相互政治体制的不兼容,存在到底选择哪一种国体的问题。选择北朝鲜的模式,则势必北朝鲜的模式一统天下,选择南朝鲜的模式,则韩国的模式一统天下。会不会一国两制?这难说。但是只要选择和平的统一,南北韩很大可能性会象东西德选择西德的模式一样,南北韩会选择南韩的模式。

目前即便韩国是美国模式,而且韩国还是美国战略同盟,但并不影响中韩友好,韩国在中美间战略模糊,如果未来统一,意味着即使选择韩国模式,对中国也不一定是坏事,倒是即使北朝鲜虽然选择中国模式,但是越南的革新开放不一定与中国完全友好。

对于中国来说,可以不管统一后的南北韩内政模式,但是外交,最好的模式至少是保持中立,类似一个独立的中立王国,作为一个独立的中立王国,北韩执政当局可以选择做王室,但是虚位君主,国体事实上还是民主模式,就像日本一样。

第三种是完全民主化,民主化也有两种外交取向,一种是完全选择与美国结盟,如韩国一样,如上面所说最低限度地维护与中国和谐相处,那么对中国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一种是继续与中国友好,而且还特别友好,但能不能够到结盟的程度很难说。这当然对中国是最有利的,但是这种可能性很少。

总之,在这个博弈的光谱上,越开放对金家王朝如果抓不住权力,就越不利,半开放半有利,彻底开放彻底无利。反之,越闭关,对于金家王朝越有利。然而对于北朝鲜百姓以及地缘政治来说,半开放半有利,彻底开放彻底有利。

对于中国来说,北朝鲜选择任何模式都是可以的,但是如果统一后选择与美国结盟与中国对抗,那对中国是下下策。

不排除这种担心正是中国难以热心促进南北韩统一的原因。

二、半岛无核化的主张必须战略清晰

在上个世纪的冷战时期,国际政治版图上曾经有北约、华约以及不结盟运动,可谓三个最著名的国际组织,当冷战结束后,华约解散了,而不结盟运动真的有点不结盟的味道,本来火不旺,冷战结束后,似乎更加式微。只有北约继续在变本加厉,在欧洲不断地向俄罗斯挺近,在亚洲奥巴马和希拉里去年开始重返亚洲,一时搞什么日本、印度、澳洲、美国民主弧线,一时又搞什么TPP替代APEC,然而由于激烈的对立面不存在了,这个剃头刀子一边热总有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但美国这么做的目的再明白不过地宣示了他的全球战略:一极独霸。

金家三代显然没有那么大的实力,他们的战略隐藏着,犹如蚕丝抽茧,最底层、最核心的是他们的最高机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会暴露。

显然,对北朝鲜其他国家都可以选择战略模糊,因为模糊对他们没有更坏,也没有什么更大的损失。然而即使这样,当金正日1217日去世的时候,日本、韩国、美国来往毫无顾忌,彼此互访、互相通话、相互照顾,十分活络。即使俄罗斯总统也是直接打电话给北朝鲜的接班人金正恩。

而中国公开地报道是党中央、国务院、全国人大、政协、军委集体发唁电,接下来九常委全体出现在北朝鲜驻北京大使馆的吊唁活动,据说私底下两国交往十分活跃。

但具体战略没有明说,给外界的感觉是超乎寻常,不是结盟胜过结盟。

但是对于政治,尤其是国际政治,即使上面提到的不结盟运动,都有自己的政治主张,在过去那个时代的不结盟,本身就代表政治主张,那就是在美苏两大霸权之间,还有第三条道路,既然两方都得罪不起,选择不结盟就成为最有利、最有力的价值主张。

目前中朝关系,难道完全是冷战时期的遗留吗?如果是,1950年代的战争,那时候苏联没有公开参战,但是给予了大力支持,而中国公开抗美援朝,三国似乎没有直接结盟,但是私底下还是一个阵营,至少相当于结盟了的。

但是今天难道还要来个私下结盟吗?如果是私下结盟,最大的逻辑是北朝鲜根本不需要发展核武,反之,如果发展核武,那事实上就等于说彼此没有结盟。

对于美国的盟友来说,韩国和日本就不可能拥有核武,彼此合作的战略是菱角分明的。作为一个亚洲大国,由于地缘政治的缘故,任何邻国只要拥有核武就是对中国最大的威胁,难道北韩核武对于美国、韩国、日本是最大的吗?

如果承认对中国的威胁是最大的,那么过去我们主张半岛无核化就是正确的。如果这个主张正确,那么半岛核武任何拖延、麻痹、掩盖其实最大的受害者是中国。

自从北朝鲜与美国就核武谈判以来,双方讨价还价,好几次不欢而散,客观上在拖延,中国一味地扮演和事老,似乎也不着急,六方中的其它几方似乎也只是陪客,他们盯住的只是眼前的利益,比如北朝鲜将来会选择与谁结盟,与谁友好。他们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核武对于他们根本不是头号威胁。

三、北朝鲜的核武与南亚的巴基斯坦不同

总的来说中国对周边核武都要保持高度的警惕,只是相比较而言,南亚那里核武战略稍有模糊,最大的受害者不一定是中国,这是因为:

一是巴基斯坦历史上以及老百姓对于中国是普遍真诚友好的,二这个模糊的结果,即便眼下巴基斯坦与印度和好,他的敌人也不大可能是中国,即使与美国再好,也不大可能牺牲中国,当初中美建交中间人之一还是巴基斯坦呢,三是高山阻隔的地理位置,不太可能使失控的核武毁灭性地影响中国。

反之中朝之间的顾虑则不能说完全是空穴来风。很早中国主张半岛无核化,是早已说明了的,为什么不坚持呢?坚持这个才是中国最大利益。不坚持这个,任何暧昧、模糊,最大的牺牲者可能是中国。而且越是坚持,越是推动朝鲜半岛战略清晰,越有利于和平,有利于中国。北朝鲜可以继续选择这样孤立下去,继续不选择中立,不选择改革开放,但是却不能不放弃核武。

现实点说,对于北朝鲜如果目前这种孤立不能持续地话,若要选择美国模式,前提也是放弃核武,美国不可能让北朝鲜既拥有核武,又选择美国模式;同样中国也不会让北朝鲜既选择中国模式,又拥有核武。二者都不可兼得。

北朝鲜的核武无论如何都是不可持续地,正如一个正常的国家,北朝鲜的这种先军政治无论如何都是不可持续的。

除非北朝鲜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为有朝一日再恢复宋辽金鼎立时代,其中金朝据说就是他们昔日的光辉。难道他们不想主导东亚吗?不想长白山让他们重新占有吗?

四、战略模糊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近几年来,中国对朝战略越来越具有战略模糊,我所说的模糊就是对于核武的态度不够鲜明,不够坚定,被其他干扰。

如果中朝还是1950年代的盟友,那过去事实上结盟的条约存在吗?现在还有效吗?如果是,那么北朝鲜就没有必要发展核武,如果没有效,那北朝鲜发展核武说的是对付韩国、日本和美国,其实这只是幌子,根本的是对付中国。

核武战术上对付几个敌人没有多大的意义,但是战略威胁、要价倒是意义不小。对付韩国,除非北朝鲜与韩国彻底要实行种族杀绝?对付日本,二战后的日本长期龟缩,完全迁怒似乎没有必要?对付美国则显得天高皇帝远、力不从心?

过去北朝鲜的各种嚷嚷,事实上没有博得多少美国的援助,倒是博得了不少中国的实质支援。北朝鲜发展核武,孤立的时候,敲打中国给予援助和担保,不孤立的时候,作为抛弃寻找新主的手段和谈判砝码。无论主观上北朝鲜如何想,客观上这个效果是存在的。

直觉告诉我,中国对北朝鲜的外交目标模糊,是在养虎为患,对中国是最大的变数,对欧美则不一定。先军政治不一定完全为的是解决孤立,如果还有野心的话,对于北朝鲜如果不是为了某一日觊觎东北部分领土,那还真的有点说不过去。

未来如果北朝鲜不选择改革开放,而是选择全盘西化,首先不排除他们调转枪口,这远比日本、韩国、美国、俄罗斯威胁直接,也比印度和巴基斯坦大。在这些紧邻中,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巴基斯坦拥有核武对中国的威胁较少。

据说在前不久的六方会谈中,北朝鲜时不时不把中国放在眼里,流露出他们主要的谈判对象是美国,其实早在冷战时期的中苏对抗中,北朝鲜第一选择对象也不是中国,而是前苏联。

冷战结束后,北朝鲜为了一家利益,日益与世界孤立,只要一与世界孤立,他就对中国暧昧,因为只要一暧昧,中国似乎就受宠若惊,但是一旦北朝鲜改变了这种自我孤立的策略,那么首先抛弃的可能就是中国。而且还可能会把孤立的责任、怨恨抛给中国。即使当前,在南北韩民间这种看法少吗?

分享到:
(276)
喜欢(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