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生祥
国际精算师

美国冈查加大学金融博士,现任澳大利亚华人金融专家协会理事长、澳大利亚精算师协会荣誉主席、澳大利亚联邦储备银行下属的信用研究所名誉主任,研究员。曾任湖北国际招商股份有限公司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2009年喜获第六届十大中华经济英才” 奖,信用经济学创始人,出版编著的书籍《信用学概论》《信用银行学》《信用会计学》《信用技术原理》《信用信息对称学》《信用文化学》《信用制度学:与法律》《信用制度学:与知识产权》《信用交易学:与知识产权》《信用企业》《信用案例:事迹》《信用案例:设计》《信用市场学》《信用行为学》《信用心理学》等教材,他的论点对中国宏观经济决策有很大的影响。

金正日为何没让朝鲜走向改革开放

2013-5-23

北朝鲜领导人金正日突然去世,世界舆论哗然,人们热衷于议论其体制、权力继承,以及国际政治关系,但是我想换一个角度从百年儒家文化的变迁看时下的东亚政治格局以及未来的走向。

在标签式的文化概念里,人们习惯标注西方文化就是古希腊文化+基督文化+文艺复兴文化+科技文化+资本主义文化+全球化文化,东方文化则是周文化+诸子百家文化+儒家文化+宋明理学+改良文化+革命文化+改革开放文化+全球化文化,如果进一步缩写标签,那么今天西方文化可以叫资本主义文化,东方文化可以政治伦理文化。

正如今天西方不再简单地以基督文化代表西方,人们也不以儒家文化简单地代表东方,但这些都是东西方文化的过去以及底色。

儒家文化起源于中国大陆,目前有三类变种:一类是日本、韩国、新加坡,一类是越南、缅甸、北朝鲜,一类是台湾、香港、澳门,大陆中国无疑处在这三类的中间,从文化的起源上、从体量上,中国还是中心,这样说丝毫没有大国主义,其实国家要分解为一个个人、一个个家庭,讲什么大国小国就没有多大的意义。

总之,百年前东方文化主要还是农耕经济时代,那个时候儒家文化基本适应这个主客观环境,但是西方的船坚炮利打来,一个是经济基础不行了,马上是政治体制瓦解,接下来是意识形态陷入泥潭。也就是文化被外来因素打乱,而文化上乱套后,反过来影响了政治体制,以及接下来的经济体制以及经济基础。

在这百年中,三类国家和地区大致经历了多次变迁:第一次是结束旧王朝、诞生新政权形式的革命,第二次是封建、军阀、殖民、集权的混战,第三次是东西方的冷战,第四次是改革开放与一体化,也就是进入到了全球化时代。

首先我们谈北朝鲜、越南、缅甸,在这一类中首先谈北朝鲜,北朝鲜先是日本殖民统治,再是南北韩战争,参战的当时不光是南北韩之间,还有中苏以及联合国部队之间,北朝鲜选择的是社会主义,南朝鲜选择的是美国主义——不管她是民主主义还是资本主义。

北朝鲜虽然也叫民主共和,但从权力继承的角度看,现在是金家三代,有点中国先前的朝代政治的味道,今天他四面被强大的对手包围,还没有从那时的朝鲜战争状态下解脱出来,实行的依然是计划经济,先军政治,从某种程度上看,这种体制与中国王朝政治和文革似曾相识。

从朝鲜的角度,选择这个体制有千条万条理由,但是从今天的大势来看,改革开放只有一个理由,孤立不是正常的。

从历史的角度看,人们要从意识形态领域转变是多么的艰难,再从这个角度看,当初中国在文革中实现了与苏联的决裂,开始了意识形态的形左实右,是多么的艰难,完全可以对比西方文艺复兴从经院哲学中解放出来,当时很多人也是形左实右地解放了思想。正是在这个过程中,脱离了前苏联阵营,中美建交,完成了前两步,最后才是改革开放。

眼下的北朝鲜与中俄维持了一种特殊的伙伴关系,似乎不是现代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而是历史的回光返照,历史似乎依然停止在时光隧道上的三八线附近。至今北朝鲜还没有形左实右地否定旧体制,更没有与美国建交,由于这两步都没有完成,虽然改革开放据说金正日也有意愿,但是却难以迈开步伐。

在这百年的历史进程中,北朝鲜也是要摆脱旧王朝的统治,再要摆脱日本的殖民,后来她选择了马克思主义,以后是冷战,在东西方和解之前,她是社会主义阵营搞得较好的,之后的改革却是最固执的,对应地韩国,很早就与北方分裂分治,选择了资本主义,两国之前无疑都是儒家文化主导,但今天无论如何解释,北朝鲜是孤立的,韩国是开放的,北朝鲜恰是中国的过去,韩国会不会是中国的未来,还不敢说。

把北朝鲜放到与越南、缅甸三国中对比来看,越南1985年搞了革新开放,2000年之后改善与美国关系,后来加入WTO,最近与美国还企图有进一步的军事关系,越南一党执政下的民主选举据说比较靠前。越南与中国大陆一样,三步基本实现,未来是继续改善这个模式,还是演变为美国模式,难以判断。

而眼下缅甸军人和文人政府倒也共处起来,西方派也部分解禁,文人派以及军队派联手,不排除借助于西方派,游刃于大国之间,开始改革开放。缅甸也许会选择脱离旧体制、与美国建交、直接民主,三位一体,或者是改革旧体制、与美国建交、改革开放,二者有半步之差,何去何从,历史同样没有预知未来。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今天的北朝鲜相当于1960-1970年代的中国,北朝鲜需要的是毛泽东,走完前两步,再是邓小平;越南与今天的大陆中国基本同步,放弃了前苏联模式,完成了与美国建交,改革开放做的也不错,越南靠近中国的当下;缅甸可能会非社会主义化,正在与美国眉来眼去,也想改革开放,但都是进行时,相当于1980年代初期的中国。

这一类国家过去背弃的是孔子路线,寻找的是马克思主义,从事的是革命事业,如何尘埃落地,端看如何结束过去,开创未来,都还存在着顶层设计的问题。

第二类是韩国、日本、新加坡。首先看新加坡,最近李光耀资政鉴于妻子长期卧床,自身也是老态龙钟,他说不要给他建什么纪念园之类的,还深信新加坡一党强势执政的民主政体会持续下去,他事实上奉行儒家文化和西方文化杂交,目前她较为富裕,与其赞美她的民主,还不如认清她的非自由,民主多半与自由相伴,但是新加坡的经验是民主也可以非自由,她不反自由,但是也不给自由以自由,有的指责她专制,而且她建国三代,其中两代是李家,从这点上说其实是孔子+基督,乃王朝政治+民主政治+法治,是个政治混种的国度。

这百年来,韩国、日本、新加坡,尽管很多时间新加坡、韩国还没有存在,但是作为一个地区是存在的,其很早就受西方文化的侵袭,与中国百年来一样,先后完成了与封建分手,与现代化拥抱的转变。

百年前的中国推翻了满清王朝,在第一次转变中,中国建立了中华民国,但是还有军阀与内战,而日本则走向了天皇时代,不久后走向了侵略扩张;新加坡这个时候还没自己的国号,她还是马来西亚的一个州,直到二战结束后才从马来西亚分离,独立建国;韩国百年来,基本现代化了,与北朝鲜原先是一个政权,都是封建的农耕经济,都要完成现代化,韩国经历了与北朝鲜差不多一样的苦难。

后来韩国彻底完成西式民主,日本在天皇制下也基本完成民主,新加坡在李家天下也可以算是个现代化国家。

这三个地方,百年前都不得不告别孔子,至今孔子在这里被传统、习俗以及思想保留着,也许并不太兴盛。

第三个大中华区的台湾、香港、澳门,台湾1945年前先是日本的殖民地,再相当于是中华民国的封地,先是蒋家王朝,再是民主政治,儒家文化相比香港、澳门保留得据说较为完善,无论政治上怎么分治,她还是中国的领土,对于两岸中国人是没有多少异议的,未来大陆可能允许她一国两制,象香港一样,但是由于她的政党政治、普选民主远走在大陆前面,所以对于两岸的中国人还是有心结,远去的内战阴影夹杂着当下民主理念的不同,大陆与台湾之间未来也许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但今天大陆似乎选择了重新靠近孔子,这是不是两岸未来统一的共同语言,不得而知。

相比台湾香港刚刚从英国治下回归中国,香港有的是资本主义制度,但是缺乏的是形式上的民主选举,这里的儒家文化没有被革命多少,但是早让位于西方文化,未来她是否完成有序化的普选,则是前途所系。澳门与香港相似,但是不同的是香港是购物天堂,澳门却是博彩与娱乐的所在,两地都是孔子文化、西方文化的双异化,在中国全面开放的背景下,其转口贸易与香港一样都受到了限制,如何完成文化上从低级向高级转型是关键,正如香港如何完成高科技转型也是关键一样。

在大陆的角度,大中华是内部关系,在两岸三地的竞合中,中国会选择什么道路?是孔子+基督,还是毛泽东+蒋介石,是选择台湾模式,还是大陆模式,或者是香港模式,未来难以定论。

对于韩国、日本、新加坡哪,尽管当下中国的倾向性选择不是这中间的任何一个,但是无疑新加坡模式对中国是不言自明的。

站在大陆角度,北朝鲜、越南、缅甸都曾经是自己的过去,我想中国是回不过去了。

但是对于北朝鲜,她会不会在金正日之后出个毛泽东,形左实右,完成前两步,之后再出个邓小平形右靠左,在平衡中保持改革开放,谁也不知道。或者就像缅甸,或象越南,但总的感觉都不像。这两个国家都没有北朝鲜那么顽固的意识形态、军事专政,她会不会像前苏联一样,或者阿拉伯之春一样,实在是不得而知。

历史的魅力就在于不可预知,在不可预知之中,历史完成了自我塑造。

分享到:
(280)
喜欢(282)